爱在细微处_西北在线
爱在细微处
2018-06-06 15:31
摘要:

夜幕降临。漫天纷纷扬扬的碎雪遮蔽着视线,街道两边人们的喧哗、耀眼的灯光还是依旧。

我挺了挺身上沉重的背包,长呼出一口气,这么晚了,真想早点到家。风吹得更紧了,像打着呼哨的怪老人,令人不寒而栗。我将手缩进大衣袖口里,不禁想起了母亲,母亲的手总是那么暖和,有时,抱着她的脖子,浓密的披肩长发覆盖着我的双手,我的手会一下子暖起来。

走着走着,我不禁暗笑自己,都多大了,一天不见就想妈妈。无意间瞥了一眼街边的小摊,突然一只红色的发夹跳入了我的眼帘,它像一只红色蝴蝶在雪中飞呀,舞呀,像一团火一样灼热了我的眼睛。这要是戴在母亲的头上,那必定无比好看,想到这里,我急忙回转身子,跑向已经走过很远的小摊将它买了下来。

我将发夹握在手里,加快了步伐,我多想早点给母亲戴上。眼前大片大片的雪花欢快地飞舞着,有的淘气地落在了我的睫毛上,有的顽皮地钻进我的脖子里,在漫天飞舞的雪的海洋中,我看到妈妈就站在不远处。她穿着过膝长的红大衣,在纷飞的雪花中,像一株红梅。她伫立在那里,正翘首朝着学校的方向张望,我的心头一热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我奔过去,“妈妈,给你买的。”想马上给她戴在头上。她却一脸淡然地说,“快上车吧,外面太冷。”坐在车里,她将发夹擎在手心里,仔细地观察起来,“很懂审美呀,和我的红大衣很配呀!”她赞叹道。明亮的车灯将发夹映得像夏日的晚霞一样红,这时,我发现,妈妈的脸像杜鹃一样一片菲红,不知是冻的,还是映的……“我给你带上吧!”我拿过发夹,轻轻地为她戴起,冻麻的手拂过她长长的发丝。“你手这么凉?”她一脸的惊愕。她紧握我的双手,脸上荡漾着满足的笑容。

原来,妈妈是这样容易满足。

此时,我不禁想起了这样一首小诗:

黑色的云曾经飘过母亲的眉间

黑色的风也曾吹打着母亲的容颜

多少痛你忍受过

多少苦你饱尝过

多少累也从不说

却又给予我们无尽的执著

正如:

你紧握着我的那双手。

编辑:邵华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西北信息报社概况 |  广告服务 |  版权声明 |  网站招聘 |  联系我们
陕ICP备15011750号-1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6100004000028 版权所有:西北信息报社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
西 北 在 线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s 2008-2015 xbxx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举报电话:029-63907150 029-63919203 举报邮箱:xbxxbxbzx_01@sina.com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·省政府大楼7层15号  信箱:xbxxb@xbxxb.com  电话:029-63919208 在线客服QQ:欢迎提供新闻线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