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教育 陕西学生圈 中小学作文

耳边的语音

2018-06-13 14:26 邵华

“这作文题真简单。”

耳边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。

我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,唉(MD),一定是由于高考,我过于紧张了,前面还有一道默写题没填,担心地都出现幻觉了。这作文题,说不上难,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写好的啊。

“语言,英文名:Language,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,是人们进行沟通的主要表达方式,人们借助语言保存和传递人类文明的成果,语言是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……”耳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并且更加的清晰。

“嗯?”我本能地抬起头,向考场四周望去,考生们都埋着头,像鸡啄米一般写着题。

“咳-咳-”讲台前传来老师的咳嗽声,我扭过头去,正巧与老师四目相对。啊,现在还在考试,不能抬头的啊,我绕开监考老师的目光,假装看向它身后的时钟,而后赶忙又把头埋下,加入啄米的大军。

至少我现在知道了,考生们都在认真答题,根本不可能说话,难道是老师?也不可能,离我那么远,而且一脸凶相,真想不出它怎么压低声音说话,其他人也都没反应的。目前来看,应该只有我自己能够听到。

不过,我由于惊奇,没注意听清“那个声音”到底说了什么,好像每次说完一段话后都消失了。我更加确定了,一定是自己过于努力学习,都学傻了。

刚刚环顾四周的时候,我发现其他的考生还在做阅读,时间也还剩五十多分钟,根本不着急,我可以慢慢写作文,但是,我却将卷子翻了过来,看向了答题卡那唯一的空当,没错,是那句名句默写,这是我心里唯一的疙瘩,不把他填完写作文会带着心思的。

像一开始念作文题一样,我又妮妮喃喃地将给出的名句读了一遍,“____________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”明明之前就背过,结果写的时候突然就忘了,我真是又急又气。

“***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出自林则徐《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》,这首诗作于一八四二年八月,林则徐被充军去伊犁途经西安,口占留别家人……”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,耳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答案显而易见了。

我被喜悦与激动冲昏了头脑,迅速地在卷子上写下答案,然后长吁了一口气,对高考来说,每一分都至关重要,更何况是这种能够引起心态爆炸的题。

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我心中石头落地之后,便有如神助一般开始奋笔疾书。在考试前十分钟便答完了所有题目,并开始了复查。

然而,当从卷子的世界里离魂出来后,我才又想起“那个声音”,这到底是什么?虽然他/她帮助了我,但是对于未知的事物,人类会有本能的害怕。

考场内静悄悄的,只有考试写字的刷刷声、时钟的嘀嗒声,还有,我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。

不要去想,不要去想。我在心底再三提醒自己,这应该是神迹吧,或者我突然爆发了小宇宙获得了超能力?当务之急不要管这些,先把考试考完再说。

六月的天已经很热,而我却感到一丝的寒意。我强忍着 把之前的不足和缺漏补写了几句,就在放笔的一刻,铃声响了

考生们都如释重负般地走出了考场——除了我。

“我酱同学!”正在失魂似的收拾考场外的书包时,背后传来一声呼喊,我吓了一跳,不过回过头,才发现是在另一个考场的同班同学。

她向我挥了挥手,我对她笑了一下,然后她便走了,但是这对考完试的考生来说,这声招呼的声音已经足够了。

“啪——”一瓶水掉在了地上,而水的主人,我,则怔在原地。

过了许久,我才试探性地、低声说了句“小…小爱同学?”

“我在~你说~”预料中的声音果然响起。我拍了拍耳朵,果然,从里面掉出了昨晚听歌入睡忘记拿出来的耳机。

我偷偷地把耳机放在了书包里,这件事,谁,都不能知道。

背上书包,我走向了校门口。

然而,我耳边又响起了跟考场里一样的声音——

责任编辑:邵华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