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861|回复: 0

守护你的回家路 春运期间4000万人奋战在一线岗位

[复制链接]

427

主题

427

帖子

1364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364
发表于 2018-2-11 15:0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资料图:列车“修脚师在对列车车轮进行探伤检查。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  今年春运,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.8亿人次
  回家的路,有4000万人守护
  根据相关部门会商预测,今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.8亿人次,其中道路24.8亿人次、铁路3.89亿人次、民航6500万人次、水运4600万人次。在春运期间,有4000万来自各行业各战线的干部职工奋战在一线岗位,守护着你的回家路。
  春运路上,你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出行方式、距离,所带物品的变化,折射着时代变迁。而那些为你服务的人,他们所牺牲的,不只是阖家团聚的时光。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跟随冬日里的春运大军,登列车、跨摩托、搭客车、寻海岛,记录下不同行业职工的春运故事。
  每到春运,客运站会来很多盲人
  谢元芳 郑州长途汽车客运东站客运室主任
  2月5日上午11点,郑州长途汽车东站又来了“老熟人”。“每到春运,客运站有许多盲人,他们多是外地来郑州做按摩师的。虽叫不上名字,但也都成了熟人。”该站客运室主任谢元芳边说边安排工作人员带盲人安检、上车,并叮嘱乘务员,到达目的地务必送盲人到最近的公交站乘车。
  郑州长途汽车客运东站是与郑州火车东站配套的客运枢纽站,当前日发送旅客1.5万人次,最高客流每日可达3万人,最高日发670多个班次。客运室每天负责候车厅保洁,为旅客提供咨询、导乘、检票、结算、困难旅客帮扶等综合性服务。
  19岁毕业后被分配到客运站,一干就是23年,让谢元芳练出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,进站的旅客她一看,就能分出哪些是常来常往不用过多解释的,哪些是需要主动引导的,哪些是需要帮扶的……
  “听口音就知道来自哪里的,新乡人说话声调有点上扬,开封人说话舌头有点转弯。”谢元芳告诉记者,一进站东张西望、十分茫然的旅客,还有背着大包小包带小孩的,一般都会让工作人员主动询问。服务台设在进站口,谢元芳将这里定位为“旅客帮扶第一岗”,工作人员发现重点旅客,第一时间对讲机通知带班班长,流动服务岗位前移,将固定岗与流动岗紧密结合。
  谢元芳一家三口都是“春运人”,爱人是高铁驾驶员,夫妻俩忙起来照顾不到还在读高中的儿子。近两年,儿子主动提出到汽车东站当春运志愿者。候车厅里,作为志愿者的他正在引导旅客。
  平时一家三口聚少离多,平均每月只有一个周末能聚齐在一起。“工作20多年,大年三十几乎都在岗位上。”谢元芳说,2月4日的这个周末,一家三口聚到了一起,她做了六个菜,就当是全家一起过年。
  等候的姜汤冷了又热
  李亮 中国石油福建廖家湾加油站职工
  位于福建省光泽县316国道旁的廖家湾加油站,正好地处闽赣两省交界,这里是在福建打工的江西、湖北等地农民工,骑摩托车出闽的最后一站。
  2月6日下午5点,寒风凛冽,室外温度为零摄氏度。加油站工作人员李亮开始拿手机看时间,“怎么还没来?不会出啥事了吧?”每年返乡铁骑大军在早上6~7点从泉州、厦门、福州、漳州等地出发,到达廖家湾一般在下午5点。从2011年起,李亮就成为志愿者,他所在的加油站为铁骑大军提供免费加油、快餐、姜汤热茶等服务。“到了我们站就离家很近了,这也是他们在福建的最后一个补给点,今年没有按时到很奇怪。”
  姜汤冷了又热,热了又冷。从前方传来的信息看,今天路过的铁骑人数虽然比往年少些,但不至于一个人影也见不着呀。虽然室外温度很低,但李亮还是不时地来到马路边,翘首以望。“在出发地发放给铁骑的地图里,我们加油站的标识很明显呀,他们不会错过了吧?今年春节期间,中国石油开放福建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广西5省近100座加油站,大约每50公里设置一个站点,保证铁骑们骑1~2个小时就能有一个地方休息,暖暖身子加个油。
  “来了,来了!赶快准备迎接!”直到晚上10时许,身着反光背心的铁骑由远及近。 “今年太冷,骑得比较慢,估算着当晚到不了家的都住下来了!”骑着摩托车的吴先生说,他在石狮市一家服装厂打工。由于今年气温过低,大部分铁骑晚上不再骑行,先找旅馆住下。
  “骑慢一点,再晚,能到家就好。”李亮叮嘱着。等待了一天的李亮准备休息了,因为,铁骑大部队将在第二天早上到达。
  我的额外工作是追孔明灯
  刘春 铁路南宁局集团南宁供电段工长
  每到传统节日,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南宁供电段工长刘春就多了一个额外工作,追孔明灯,当地有燃放孔明灯祈福的习俗,而在南昆客专邕江四线特大桥附近的五通庙,售卖燃放者更多,一旦孔明灯掉落在铁路接触网上,极有可能造成接触网故障甚至跳闸停电,危及铁路行车安全。
  采访当天,“追灯”任务由刘春带着刘学军、吴伟光、农家俊、吴江海4名接触网工执行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跟随他们一探究竟。穿上绝缘鞋、戴上绝缘手套、背上绝缘杆,追灯小分队的装备就算带齐了,他们还带上不少安全宣传单。
  晚饭过后,一行人从工区驱车来到铁路大桥底下的河堤路,那里满是摆摊的小商贩和祈福的香客。“刘工长,又来啦!”水泥护栏上,一位穿着反光马甲的中年人在打招呼。“例行巡检,看停车规模,来了很多人嘛。”
  刘春和工友们到人群中去分发宣传单。几个人边递宣传单边提示,有人仔细聆听,有人看了一眼直接丢掉,有人则干脆不接,置若罔闻。
  “工长,孔明灯飞起来了,往线路那边飘。”突然,吴江海指着天空喊到,顺着手指的方向,只见两盏孔明灯正“冉冉升起”,朝着南昆客专线路上方飞去。“学军和伟光留下找当事人,你们两个跟我去追!”刘春当即布置分工。
  刘春说,追灯是个没有办法的笨办法。“因为灯漂浮不定,没法人为控制方向,加上线路仍在运行,人员无法进入线路内行走,只能追着灯跑,观察灯最终是否掉落线路上,以便通知调度。”而且,他们没有执法权,对于放灯者只能劝阻不能处罚。三人驱车来到邕江南岸,一直守到两盏灯落在江面上才离开,此时已是晚上11点。“如果大家过节都能做到自觉不放灯,我们也就不用做追灯人了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西北在线-西北信息报主管主办 陕ICP备07010608号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